掃地機器人在我國于10年前后開始興起。起步階段, 由于產品價格偏高,大部分消費者難以接受,而且受生活習慣和消費理念的影響,大部分國內人群在室內清潔方面還是主要采用人工清潔方式或吸塵器設備。經過十年的發展,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掃地機器人市場, 年中國掃地機器人市場規模達 94 億元,同比 19 年增長了 191%。

本期的智能內參,我們推薦中國家電網的報告《 21 年掃地機器人市場發展白皮書》,從國內掃地機器人的發展歷程、市場現狀和發展趨勢等方面還原中國掃地機器人的最新發展情況。

本期內參來源:中國家電網

原標題:

《21 年掃地機器人市場發展白皮書》

作者: 未注明

1、新技術加持,從“難用”到“好用”

掃地機器人最早發源于吸塵器行業, 1996 年伊萊克斯在原有吸塵器的基礎上,研發出了全球第一款全自動掃地機器人“三葉蟲”,隨后有其它廠商跟進。 00 年初,在 iRobot 推出了三段式清掃結構,解決了清掃的問題之后,掃地機器人有了實用價值,開始了正式商業化,但效率較低,主要表現在清潔程度低、重復掃、漏掃、經??C等,智能程度不高,消費者使用體驗并不是太好。

15年,隨著頂級玩家 iRobot、 科沃斯發布一系列革命性智能產品,掃地機器人正式完成了從功能性向智能型轉型 從之前的基本清掃功能,向高效清掃、高質量清掃轉變,具備路線規劃功能成為行業的標配。

縱觀掃地機器人發展, 產品大致歷經了三個階段,即隨機式清掃、規劃式清掃和導航建圖式清掃階段。

隨機式清掃:依靠超聲波探測實現基礎避障;

規劃式清掃:陀螺儀+加速度計,即慣性導航;

導航建圖式: SLAM 技術,根據傳感器區別,可分為LDS SLAM、 VSLAM。

導航建圖式清掃主要依賴于定位導航和路徑規劃,其清掃覆蓋率和效率比之先前的技術要高很多, 當前的定位與地圖構建的主流是 SLAM 技術。

按傳感器種類來劃分, SLAM 技術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基于“激光測距傳感器”的 LDS SLAM,另一類是基于“機器視覺”的VSLAM。

LDS SLAM 運用激光測距原理,能夠獲得厘米級的精度和較大的覆蓋范圍,但是無法監測到高反射率物品(如落地玻璃,花瓶等)。使用這種技術的掃地機器人非常適合較大空間,場景相對簡單的空間清潔。

而 VSLAM 則是一種機器視覺導航定位系統,相比能夠直接獲取方向和距離數據的激光 SLAM 技術, VSLAM 獲取的是灰度或彩色圖案,對于障礙點只能獲取方向而無法直接測量距離。要想計算該點的距離,需要相機挪動一個位置再觀察一次,按照三角原理進行推算。

VSLAM 定位精度不如 LDS SLAM,但其優勢在于紋理信息的豐富性,相同外形的障礙物 VSLAM 可以識別出內容上的不同,這帶來了場景分類上的優勢,適用于擺放物多,環境復雜的居室環境。

對于目前市面上的產品,這兩種技術各有千秋。 石頭、 米家、 Neato、浦桑尼克的掃地機器人主要采用了 LDS SLAM 技術;戴森 Dyson、 LG、iRobot 的掃地機器人主要采用了 VSLAM 技術。?巨頭科沃斯的產品線則覆蓋了 LDS SLAM 與 VSLAM 兩項技術。

2、光速發展的國內掃地機器人

雖然掃地機器人在國內起步較晚,但發展速度一點也不差。 根據中怡康的監測數據, 在起步初期的 13 年,掃地機器人的銷售量和銷售額分別僅為 57 萬臺和 84 億元, 到了 18 年時,國內掃地機器人年銷售量就達到了 577 萬臺,年銷售額為 866 億元。

1318 年,我國掃地機器人銷售量年復合增長率為 5845%,銷售額年復合增長率為 5866%,增速遠其它家電品類。

▲1319 掃地機器人國內市場銷售量、銷售額(億臺、億元)

銷售渠道上,掃地機器人的快速發展也跟線上電商的火爆有很大關系。 通過 13 到 19 年掃地機器人線上、線下市場銷售額占比的變化,可以看出絕大部分掃地機器人是通過線上渠道銷售出去的。

13 年線上渠道銷售額占比為 57%。到了 19 年,這個比重高達 884%,已接近九成,線上渠道零售已經成為絕對主流。

▲1319 掃地機器人線上、線下市場銷售額占比變化

市場格局上,目前市場上的廠商品牌眾多,但可以分為四個梯隊:

第一梯隊: 科沃斯。 根據中怡康數據, 19 年國內市場,科沃斯線上零售額占比為 469%,線下零售額占比為 713%,在掃地機器人市場連續多年占據國內第一品牌的位置。

▲19 年掃地機器人線上渠道銷售額份額占比

▲ 19 年掃地機器人線下渠道銷售額份額占比

第二梯隊主要是以互聯網品牌小米及小米生態鏈企業石頭為代表,小米和石頭二者合計占國內線上市場份額約 25%。小米的掃地機器人產品主要采用 LDS 激光導航技術,產品主打高性價比。

第三梯隊主要以國、內外掃地機器人專業廠商(以 iRobot、浦桑尼克、克林斯曼代表)和傳統家電廠商(以海爾、美的等為代表)組成。

第四梯隊,除前面三個陣容之外的其它一些中小品牌,以跟風為主,獨立研發能力較弱,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和在整體產業鏈上整合能力也較弱。

雖然國內掃地機器人發展初期順風順水,但進入 19 年后,掃地機器人市場卻迎來了一波寒流,市場降溫明顯。

中怡康數據顯示, 19 年掃地機器人市場零售量約為533萬臺,同18年相比, 下降了76%,銷售額 789 億元, 同比下降了 87% 。銷售量和銷售額都出現了明顯的負增長。

3、回暖的,“好用”才是王道

年, 因為新冠疫情期間,人們居家時間普遍變長,對家庭衛生、清潔消毒也更加重視, 以掃地機器人為代表的智能清潔家電也受到了追捧。

根據中怡康數據, 年掃地機器人線上銷售額同比大幅增長了 241%。 因為疫情的原因,線下市場在量和額方面同比則分別下降了 287%和 9%,但由于掃地機器人近九成的銷售都在線上實現,線下市場對大盤影響不大。

▲ 年掃地機器人線上、線下市場增長情況

從產品均價來看, 年線上市場掃地機器人整體均價為1870 元, 比 19 年提高了 31%。具體分價格段來看, 2500 元以上機型對 年的銷售額增長貢獻最大,占整體銷售額比重達到415%, 其中 25002999 元價格段銷售額占比為 152%, 30005000元價格段占比為 25%,與 19 年相比分別增加了 6 和 225 個百分點。

▲19 年掃地機器人線上市場分價格段銷售額占比變化

雖然均價提升不少,但銷量反而沒有降低。這里面固然有疫情導致的“宅經濟”等原因,但探究其根本,主要還是得益于掃地機器人技術上的創新和進步。

在導航與避障方面, 以科沃斯等為代表的廠商,采用了 LDSSLAM 和新型避障技術相結合的方案,集合了兩種技術方案的優點,將避障、環境識別與路線規劃從“難用”提升至“可用”,解決了過去掃地機器人“亂撞”、“卡住”、“漏掃”等行業痛點。

在清潔方面,如今的掃地機器人擁有著不輸傳統家庭清潔除塵類電器的能力。通過強大多樣的傳感器, 目前掃地機器人可以識別全屋并智能規劃清掃路線,做到清潔徹底不漏掃, 而且比手動清潔更為均衡。

除了掃地除塵之外,拖地方面的性能提升則更為明顯。由于中國用戶家中多為瓷磚、木地板等硬質地面,自 15 年科沃斯發布了首個掃拖一體的藍鯨清潔系統至今,掃拖一體的掃地機器人產品一直獲得用戶高度認可,并且已經成為中國市場上掃地機器人產品的標配。

根據中怡康數據, 目前國內掃地機器人在城鎮家庭中的滲透率不足 8%, 未來市場仍有廣闊成長空間。 當前消費級清潔類家電產品中,真正意義上可以脫離人、解放雙手去自動工作的,目前就只有智能化程度更高的掃地機器人。

將繁瑣機械的家務清潔交給機器去做從而節約人的精力和時間,是家庭清潔類產品的發展方向,同時也是科技進步的大勢所趨。

智東西認為,雖然掃地機器人充滿科技質感,在一眾家電中“逼格”滿滿。但是高增長率的外表下還是藏不住低滲透率的慘淡,很多家庭前些年購買的掃地機器人,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新鮮期”后,也變成了儲物柜中“吃灰”的古董。究其根本,最大的原因還是“不好用”,用戶對掃地機器人的根本需求是“解放雙手、減少干預”,畢竟一個四處亂撞,清潔能力差的產品無論外表多么的富有科技感都不會贏得消費者的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