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靜靜的躺在床上,聽著清脆的,來自床下的,敲床木板的聲音,聲音一下一下的響著,敲在她的心上,震在她的耳朵里

3個月之前,奇怪的事情便接踵而來。她的父母忽然就對她說:“曉曉啊,如果父母哪天突然消失了,千萬不要找,一個人好好活著?!倍規缀趺刻旄改付家@么說一遍。不,有時一遍,有時一天要聽到兩三遍,弄得吳曉是云里霧里的,怎么問父母父母也不告訴她究竟是為什么,甚至嫌她的追問很煩便罵她,她也就不敢再問些什么了,于是每次父母說的時候也不敢再嫌煩,只是默默聽著。有的時候,吳曉甚至覺得父母是老年癡呆了,可又覺得這個解釋怪怪的,還越想越煩,不過到后來也沒發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吳曉便慢慢習慣了,只當父母是鬧著玩兒的??墒撬龥]想到,三個月后,父母竟然 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那天午飯后,媽媽在客廳收拾桌子,正在跟躺在房價床上玩手機的吳曉說話,吳曉也一邊玩手機一邊回應著,可是忽然,媽媽一句話還沒說完,吳曉便聽到媽媽的聲音,戛然而止了!真的是戛然而止,毫無征兆,仿佛忽然說話者轉移到了另一個空間一樣,一瞬間就聽不到正常的說話聲了。吳曉腦袋嗡的炸了一聲,趕緊跑出去看,結果,客廳哪還有媽媽的身影了!連同之前媽媽還在收拾的桌子和桌子上的一切,全部都消失了!很干凈,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吳曉呆呆地站著,等回過神來又趕緊去找爸爸,可是喊遍、跑遍、找遍了整個家,也都找不到父母,吳曉頓時就崩潰了,眼淚刷的一下就涌了出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也從她深深地心底涌出,包裹住了她。跌坐在地上,捂面痛哭。

情緒的發泄之后,那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仍舊讓她覺得毛骨悚然,她此時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去找閨蜜佳佳。

佳佳和吳曉同年出生,同樣都是18歲,吳曉始終覺得真心的朋友只有她。

她慌亂的跑到了只隔三條街的佳佳家里,敲來了她家的門。來開門的,是佳佳的父親,吳曉向佳佳家里望了一眼,看見佳佳的母親正坐在沙發上哭,好不容易止住了淚水來給吳曉開門的佳佳父親還是在問吳曉怎么了的時候扶著門邊的墻又忍不住潸然淚下。

崩潰的吳曉頓時明白了,佳佳,也像她父母那樣消失了!

吳曉也哇的一下哭了出來,結巴著說:“叔叔 阿姨,我父母,全、全都消失了 ”她捂著嘴巴,跌坐在了門檻上。

佳佳父親把吳曉帶進屋里,勸她在這里住下,她答應了,住在佳佳的房間里。

這一夜吳曉都沒能睡著,隔壁房間的佳佳父母也同樣一夜未眠。

住在佳佳家里的前一周相安無事,第八個夜晚,吳曉便聽到門外不斷傳來指甲撓門的聲音,不是大門,而是臥室的木門!吳曉堅信佳佳父母有什么事絕對不會用撓門這種方式求助,佳佳家里又沒有養動物,那么門外應該是

黑暗中的吳曉側睡著,既緊張又害怕的同時,該死的第六感又告訴她背后有人,就側躺在她的旁邊!吳曉怕極了,拽著被子一分一毫也不敢動,打算就這樣僵持到天亮??墒?,房間的燈,卻不知道被誰打開了。吳曉害怕,所以還是不敢睜眼,一動不動的,僵在那里

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暈過去了的吳曉醒了,她醒來后腦子里的第一個畫面就是恐怖的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是什么 天吶!吳曉竟然來不及回想昨晚的畫面了,因為她看見了更要命的一幕!自己的兩個手腕上竟然各有一個黑手??!而腳踝上,卻有兩個清晰的小腳??!吳曉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立刻跑去找了佳佳父母,他們并不意外,因為,他們身上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

現在開始,吳曉害怕入夜,可是夜晚來的好像比平時早了。吳曉蜷縮在床上,困倦的她閉上眼睛,剛要睡著卻被突如其來的響聲和震動嚇了一跳!她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那響聲和震動竟然是從她的床下發出的!她被劇烈的震動弄得在床上顛了一下,卻困意全無?!伴_床??!快點把床板掀開讓我出去!”一個細細的聲音突然從床下傳來,像個小孩的聲音,把吳曉嚇得掉了眼淚,也不敢出聲兒哭,更不敢動一下去抹眼淚,只能任憑床下不斷響起的敲床聲和叫喚聲。

“吱”,門開了,床下的聲音戛然而止?!皶詴?,曉曉別怕,我們來了!”佳佳媽媽擔心的說,她進房摟起了吳曉,后面跟著佳佳爸爸。吳曉撲在阿姨懷里才安心的大哭起來?!拔覀兊故菦]事,只是在隔壁就聽到了這兒的聲音所以趕來看看?!奔鸭寻职峙闹鴧菚约绨蛘f道,“別怕別怕,我們今晚出去住?!?/p>

平靜后的吳曉跟著佳佳父母去了附近一個朋友家,這一夜才算驚魂結束。

這個朋友答應接濟他們幾天,白天他們回去拿了衣服便回到了朋友家。

幾人本以為這就安全了,可是,夜里安睡的吳曉竟然又被敲床聲給吵醒了!她不由一驚,心臟狂跳,瞪大雙眼,不敢入睡。等了一會兒吳曉見沒聲了才再次閉上眼睛,可只要她一閉眼,那聲音便響起“咚咚咚”,“開床呀,是我,開床呀!”那個孩童的聲音又響了,“上次是我不對,太粗魯了,原諒我吧,開床呀!”這次的聲音比較小,就像客人敲主人的家門那樣輕,仿佛它真的懂了禮貌一樣。吳曉又猛地睜開了眼,聲音卻再次戛然而止。吳曉蜷縮著,再也不敢睡了。終于,房間亮了起來,她漸漸能看清房間的擺設了,看著床頭的鬧鐘指向了五點半,吳曉才漸漸睡去。

這一夜,誰都沒睡好,誰都聽見了,那個詭異的,敲床聲。

吳曉睡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掀開床板一探究竟,可是床板下什么都沒有,也沒有任何東西在里面住過留下的痕跡。

“我受不了了!我要去請人修理這個小鬼!”佳佳媽媽邊哭邊喊道,“我要我的女兒!”吳曉也是這么想的,他實在忍不住了,她要她的父母回來!

忍耐了三天之后,終于找到了一個道士,那道士指著吳曉說:“你家靠著寺廟,又朝北,買的時候便宜吧?”吳曉聽得一愣一愣的,請師父解釋,那道士說道:“寺廟周邊最不適宜的就是住人,尤其是你們那塊地,哪里都是最差的,遲早會這樣,你們還活著就已經很不錯了?!彼D了頓又繼續說道:“它有心愿沒有了卻,只是有求于你們,我一會兒問問他有何心愿,我們幫他一把就沒事兒了?!薄澳菫槭裁丛谖壹乙灿惺??”佳佳父母的朋友奇怪道。道士解釋道:“他們在你這兒,它又要找他們辦事,當然會跟過來了?!比缓蟮朗孔屗麄兂鋈?,自己在里面做法。一個小時后道士出來對他們說:“讓你們家人失蹤,半夜嚇唬你們是想引起你們的注意,他的尸骨在寺廟后面,就是想讓我們幫忙燒了,去挖出來燒了就沒事了。事不宜遲,我們快走?!?/p>

尸骨在寺廟的墻根下,很隱秘,入夜后他們才開始挖,找了很久才找到。找到了之后卻發現尸骨已經和墻根粘在了一起,大家都看向道士,那道士也不慌也不忙,拿出了一個什么東西往尸骨上一澆,那尸骨便自己滑落了下來,用袋子套上后幾人便去了一座山上,此時夜已深,道士開始做法超度亡魂,并在法事中燒掉了尸骨。

燒了尸骨后真的沒了怪事兒,吳曉父母和佳佳也分前后回來了。

后來,他們就都搬了家。